技术知识

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知识 >

中国金融资源配置的六大问题

时间:2019-05-16 10:41 作者:admin 点击:

  整体上看,我们认为中国的金融体系在六个方面存在进一步优化的空间:
 
  问题一:直接融资占比低,间接融资占比高。
 
  研究表明,市场经济主导、直接融资占比更高的发达经济体,通常抗风险能力更强,在危机过后也拥有更强的自愈能力。中国商业银行主导了整体融资体系,采用存量的社会融资规模测算结构,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中国直接融资占比为17.1%,即静态地看,82.9%的金融资源是通过商业银行等金融中介进行配置的。相较而言,美国的直接融资占比在2017年已经达到81.6%,这也是中美两大经济体在金融资源配置上的最大不同。
 
  问题二:直接融资以债务融资为主,股本融资占比低。
 
  中国直接融资中仅有19.8%来自股本融资,而在美国,57.8%的直接融资通过股本融资实现。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缓慢是中国股本融资规模难以得到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2009年设立创业板,定位于面向科技行业企业的场内交易市场,但这一探索没有取得良好成效。例如从上市公司结构看,制造业企业占据了62%的市值和约70%的上市公司家数,并没有体现出明显的科技企业融资市场定位。
 
  问题三:债务融资市场中公司债和企业债占比较低。
 
  中国债务融资市场的资源供给也表现出不平衡,国债和地方政府债是占比最高的融资主体,2018年国债和地方政府债分别占据了37.7%和42.8%的新发债券规模,以非金融企业为主体的债务融资规模仅占据不到20%。此外需要注意的是,其中还包括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相当于变相的地方政府债券。综合而言,中国的债务融资市场中真正能够流向非金融企业的少之又少,而其中大型国企又凭借其“准政府”的信用背书,占据了相当可观的融资份额,民营企业发债融资通常难度较大。
 
  问题四:股本融资市场中传统“老经济”企业占比高,新经济企业上市难度较大。
 
  在股本融资市场中,由于中国的证券行业监管部门制定了对拟上市企业较为严格的盈利要求,因此新经济企业往往难以满足上市门槛,从上市公司市值结构占比可以明显看出差异。上交所和深交所上市公司中,金融、工业和原材料行业上市公司市值占比显著高,分别高出同样主要面向传统经济行业的纽约交易所10.8%、9.2%、6.2%,而纽约交易所上市公司中通信服务、信息技术两大行业市值占比较高,分别高出中国市场9%和4.6%。
 
  问题五: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从银行体系获得融资难度大、成本高。
 
  间接融资市场整体金融资源的配置更加不平衡,集中体现在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贷款从商业银行体系获得的信贷资源与其对于经济的贡献不相匹配。根据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在第十届陆家嘴(17.050, -0.01, -0.06%)论坛上的发言,小微和民营企业贡献了全国80%的就业、60%以上的GDP和50%以上的税收,但小微企业仅占据了行业贷款余额的24.6%。
 
  由于在传统商业银行体系内不能满足金融资源的需求,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通常需要寻求其他间接融资渠道,但融资成本要显著更高。例如通过贷款类信托融资成本平均在7.25%,高出同期限商业银行贷款利率250个基点。更有甚者,民间借贷市场融资成本几乎是商业银行体系的4~5倍,小微和民营企业投资回报率必须高于如此高昂的资金成本才能盈利,这几乎不可能。因此小微和民营企业的投资热情逐年下降,中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截至今年3月已经下滑到6.4%。
 
  问题六: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在间接融资市场定位混乱。
 
  2019年年初以来,监管不断向国有大行施压,除原有针对小微企业贷款的“两增两控”目标外,新增加了“一二五”指导目标。但大型国有银行不是对民营和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的主体,截至2018年底,全行业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中,来自城商行和农商行的投放比例分别达到24.8%和27.6%。历史上看,国有大行的特长通常在于对公信贷投放,而城商行、农商行通常更加熟悉本地经济与小微、民营企业情况,也能够更好地实现信用风险定价。